【锤基,Thor/Loki同人文】My Little Prince [猎人锤/亨利五世基*重发]

诸葛福媛:

早晨起来看到通知,我清水的《小王子》被河//蟹了,我的脸上写满了懵逼二字,而且是特大号字体。


心已经碎了……感谢曾经喜欢过这篇文的伙伴,I‘m so sorry.





图片来源:致谢微博:只奈戀難成


 


 


爱没有美德,没有怜悯可言;爱,原谅和容忍每件事情只是因为它必须如此。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1.樱花


 


Thor在十五岁时第一次见到英格兰的王子Loki。


 他那时候刚刚在卫队受训完毕,被誉为年轻一代侍卫中最好的武士。


 理所当然的,他被派去保护这个王国未来的继承人。


  


Thor出生在武士世家,父亲为了英格兰第四世国王战死。


于是他生命中的父亲角色,就成了那群和父亲并肩作战的兄弟们。


 母亲很早就去世了,他只有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蓝眼睛时,才能模糊的想象母亲的容貌。


 


Thor是个寡言的人,在他成长的世界里,男人们只有两个信条,忠诚和武力。


但他是不喜欢和人打架的,Thor总觉的一个武士只应该为了最宝贵的东西去战斗。


像国//家、像荣誉,还有他不太懂的,爱情。


 为了几瓶酒一个美//女在街头斗殴,那真是可笑又懦弱的行为。


 


但在训练场上,需要的时候,他会很认真的和自己的对手打。


他会拿剑敲敲那些被他打//倒在地的年轻士兵:“在战场上,敌人可不会让着你。”


 


皇家卫队里几乎所有的年轻卫兵都被他打//倒过,但Thor却是这个卫队里最受欢迎的人。


因为作为一个剑术超群的壮汉来说,他实在是太和气了一点。


 


Thor是极爱笑的人,他记得父亲说他笑起来特别像母亲。


“就像全世界的星星都会为了那个笑落下来,”他父亲这样说。


 


Thor在王宫的花园里第一次见到了7岁的小王子,彼时春暖,他坐在一棵樱花树下,埋头翻看着一本古老的诗集。


他的一头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Thor的脚步声惊动了那小王子,他抬起头,金发下是一双蓝灰色的眼睛。


温柔清亮的,就像英格兰低垂广阔的天空。


 


Thor觉得这场景出奇的熟悉。


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经这样走进一座金碧辉煌的皇家花园,打扰了这个在树下看书的孩子。


那时候他长着一双翡翠色的眸子和一头柔顺的黑发,他从树下站起来,一路飞奔到自己怀里。


 他紧紧的抱住自己,扬起脸来叫:“哥//哥”。


 


Thor单膝跪下给他行礼。


那孩子招手示意Thor坐到他旁边,他指着树上飘落的樱花,对Thor讲:“你知道吗?这书上说,春天是最让人悲伤的季节。”


 


Thor笑了一下,他哪里能懂。 


春天不是最好的季节吗?雪融了水暖了,想播种想养殖的人们都可以开始劳作了,有什么好悲伤的呢。


 


那孩子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思,他接住一瓣樱花放到Thor手心里:“因为春天是最好的呀,最好的享受过之后,每一天都只有比之前更差,就像这花一样,开到极其绚烂的时候只有一瞬,然后就只能走向凋零了,不是很悲伤么?”


Thor在那一刻想,这个注定要继承整个王国的孩子,真是他见过最不快乐的人。


 


小王子从来没有给Thor讲过自己的故事。


Thor只是听人说起,他小时候,现在的国王//还只是兰开斯特公爵。公爵触怒了当时的国王理查二世,被流放他乡。


 


于是Loki就被带到了理查二世的皇宫里抚养,一半是作为亲情的政//治秀,一半是作为质子的政//治牌。


人们说喜好男色美色的理查二世国王是疼爱这个小王子的。


这么漂亮的孩子,谁能不疼爱他呢,Thor想。


 


兰开斯特公爵后来返国起兵,在国//会的簇拥下成为新的国王。有人说他将理查二世监//禁至死,也有人说他夺位的当天就杀死了自己的堂兄。


这些皇室的密闻,是最难说清楚的。


住在高塔上的小王子又被生父带了回来,浑身都是抚养他的伯父的血。


 


Thor猜想,Loki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害怕美好的东西的吧。


再亲//密的家庭也会破碎,再温暖的亲情也会离悖。


那么小就看尽了王//权背后的丑恶,他实在是心疼那个孩子。


 


2.歌谣


王子Loki喜欢流连在伦敦的酒馆街市,终日和贩夫走//卒为伍,这已经是王国里公开的秘密。 


而Thor是王国里最了解这个秘密的人。 


Loki走到哪里,他都得跟着,这已经持续了13年。


 


Loki最近不希望人们知道自己带了护卫,Thor便要使出自己全部乔装打扮的本事。他穿着平民的服装,跟在他的王子身后十几步远的地方。 


他算过那个距离,如果有人要刺杀Loki,他可以用一瞬间跑过去。拔剑,格挡。


 


其实Loki自己的剑术完全足以抵挡中等以上水平的剑客了。


Thor在Loki九岁时就开始训练他的武艺。跟王国里的传言不同,Thor知道Loki是最不娇惯的,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再多苦都吃的。


 


他记得Loki被他摔在地上,拍拍土站起来冲自己嚷:“Thor,再来!”


晚上Loki在浴//室里迟迟出不来,他的胳膊疼的无法给自己穿上衣服。


Thor把他从热水里捞出来,Loki一头湿//漉//漉的金发抵在他的胸口。


Loki的身//体紧//贴着他发//抖,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寒冷,Thor抓过一个大浴巾把他的王子紧紧裹//住。


 


 


Thor给他背上摔出的瘀痕擦上药膏。Loki紧紧//抓着他的左手忍出一头的汗。


Thor真是心疼,他犹豫着开口:“殿下,要不我找个别的侍卫陪您练吧?我下手没轻重的。”


Loki吸着冷气回头瞪他:“你敢!”


Thor皱皱眉:“殿下,要是伤您重了,可是要死罪的呀。”


Loki拉着他的手,眯起眼冲他笑:“可我并不相信别人。”


Thor明白了父亲的感受。


 真的就像全世界的星星都会为了那个笑落下来。


 


Loki明明是聪敏好学,崇智尚武的,但他好像偏偏就是下定了决心不让全世界的人知道。


 大部分人眼中的王子Loki,便是全国头一号浪荡公子的形象。


 


Loki在酒馆喝的烂醉,那是再经常不过的事情。Thor经常要背着他的王子,穿过伦敦漆黑的夜,一步步走回王宫去。


 那通常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Loki的手轻轻搂着他的脖子,脑袋倚在他的脖颈旁边,Loki凑到他的耳朵边,用猫一样慵懒的口气:“Thor,我们回家吧。”


 


喝醉酒的Loki会趴在Thor耳边絮絮叨叨说些什么,他的语句大多数时候散乱无章,有时候是英语,有时候是法语,有时候是Thor完全不懂的拉丁语。


 


Thor总是竖着耳朵听着,因为他的小王子,真是有着世间最好听的音色。


 就像他叫自己名字的时候,舌//头抵着牙齿,上唇亲//吻下唇。


 仿佛自己的名字都因为那个声音的呼唤而跟着美好了起来。


 


喝到烂醉的时候,Loki最常哼唱一首拉丁语的小诗,


Thor听不懂,但他总觉得那首诗格外悲伤,


Loki吐出的每一个字母都沉甸甸的。


 


他鼓//起勇气问过Loki,他的小王子只是耸耸肩:“我都醉成那样了,可能记得吗?”


 然后他又瞟了他一眼:“不是说过我不想说的任何事,都不许问么?”


 


Thor从来都不是个聪明人,但他拥有着一个笨人最伟大的品质——执着。


 他找到自己的朋友Fandral,把那个风//流倜傥的书//记官从女人堆里揪了出来。


Fandral摸//摸自己的小//胡子,一脸不耐烦:“你今天不用保护王子的吗?干嘛来扰我快活?”


Thor把他拉到一边:“我给你哼一首拉丁文的歌,你能告诉我什么意思吗?”


Fandral眼睛瞪得老大:“就你?还哼歌?还拉丁文?”


Thor不理他,闭上眼,回想着Loki的声音,他觉得Loki的声音一定是有什么魔力的,自己从来都没有背下来过那么长的东西。


 


 


Fandral撇了撇嘴:“你发的很多音节毫无意义……。”


 他抬起手阻止Thor说话:“但聪慧过人的我还是听了出来。这首诗歌讲的是国王的故事。”


Thor使劲点头:“那就对了!快点告诉我!”


Fandral伸出手:“本公子的脑力消耗那么多,总要补偿的吧?”


Thor掏出一把银币给他:“可以了嘛?”


Fandral把银币收起来,摸了摸胡子:“下周来帮我打理一下我的马厩?”


Thor点头:“可以。”


Fandral抓狂的握了下拳头:“早知道你答应这么爽//快,我应该说半年的嘛。”


Thor捏了下拳头,默默看了Fandral一眼。


 


 


Fandral赶紧陪个笑,用英文小声念出诗来:


 “For God'ssake let ussit upon the ground


 看在上帝的面上,让我们席地而坐


And tell sad stories of thedeath of kings –


 说说忧伤的故事,有关国王的死亡——


How some have been deposed,some slain inwar, 


有些被废黜,有些战死沙场,


Some haunted by the ghoststhey hАVedeposed,


 有些被他们废黜之人的魂魄困扰


Some poisoned by theirwives, some sleepingkilled,


 有些被妻子毒//害,有些在睡梦中被杀掉,


All murdered. For within thehollow crown


 无一善终。因为在这空虚的王冠之内


That rounds the mortaltempLЕS of a king


 圈住了国王的肉//体凡胎


Keeps death his court; andthere the anticsits,


 死亡是他的朝//廷,丑角坐在这里,


Scoffing his state andgrinning at his pomp,


 嘲笑他的高贵,鄙夷他的壮丽,


Allowing him a breath, alittle scene,


 给他一口气、一幕戏,


To monarchize, be feared,and kill withlooks,


 扮演君主,被人畏惧,杀伐随意,


Infusing him with self andvain conceit,


 给他灌输自私自负的幻想,


As if this fLЕSh which wallsabout our life


 好像这血肉之躯,生命的围墙


Were brass impregnaВLe; andhumoured thus, 


是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就此满足,


Comes at the last, and witha little pin


 直到最后,用一枚细小的针


Bores through his castlewall, and –farewell, king!


 刺穿他城堡的墙壁,然后——别了,国王!


Cover your heads, and mocknot fLЕSh andВLood


 戴上帽子吧,休要嘲笑血肉之躯


With solemn reverence. Throwaway respect,


 用那庄严的敬意。把尊敬都抛弃,


Tradition, form, andceremonious duty;


 传统、形式,还有繁文典仪


For you hАVe but mistook meall this while.


 因为一贯以来,你们都错看了我。


I live with bread, like you;feel want,


 我吃面包生活,就像你;也会空虚,


Taste grief, need friends.SuВJected thus,


 也品尝悲伤,需要朋友,臣服至此,


How can you say to me I am aking?


 你怎能对我说我是国王?”


 


 


Thor在声音落下的那一秒明白了Loki的心意。


 他并不想成为国王呀。


别人在王冠下看到的是权倾天下,他的小王子只能看到孤独。


可是有的命运是有选择的,有的命运却不可以。


 比如说,生而为王。


 


就像当今的国王当年凭借兵权反//抗理查二世,如今也自有强//势的伯爵反//抗当今的国王。


 天授王//权听起来像句笑话,唯独在这个时候,给皇位的合法性印上了一句天意昭//昭,贼心惶惶。


 王国开始有关于叛乱的流言。


 


3. 皮鞭


 


关于叛乱的谣言已经传遍朝野,Loki却如朝见一样准时的出现在了酒馆当中。


老板娘关门的时候喊住他身后的大个子,她拍着他的肩膀:“大个子,你来这里很多次了。”


Thor摇摇头:“并没有。”


 


老板娘抬手摸一把他的脸蛋儿:“一个像你这样的帅小伙,即便总是站在门口,我也不会认错。你是不是爱上了我们这里哪个姑娘?”


Thor红了脸,使劲摇着头退到了巷口。


 他是爱上了一个人的,但那是一个永远不能说的秘密。


 


傍晚时有一众贵人来到酒馆。Thor认出领头的一个是国王近臣约翰.勃莱西爵士。


他们拍了许久酒馆的门才迟迟打开。


喧闹的大厅空无一人,唯有一身酒气的小王子,坐在大厅正中,和一个妓//女,吻着。


 他的手伸在她的裙底,她的手伸在他的裤中,交//颈深//吻,啧啧有声。


 


小王子冲着人群转过脸来,他眯着眼睛做出一幅失神姿态,他的嘴唇因为刚刚的亲//吻而湿//润鲜活。


他故意伸出舌//头舔那妓//女的嘴唇:“听说,我的父亲找我?”


 


Thor觉得怒火中烧。


 你明明是枝头最清雅美丽的樱花,为什么要甘于深陷泥沼。


 


 紧闭的宫门里传来国王怒吼的破碎声音:“你这祸根便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过失……如此放纵下//流的欲//望……如此下//贱可笑荒唐卑鄙的行为……无聊的趣味,粗俗的朋友……你配不上你的血统……我对你无比失望……我若像你,舆//论必不会助我称王!”


 “哦,当然,您有别的手段称王,比如杀死……。”Thor无法想象小王子吐露//出诅咒自己父亲的话语。


 


一声响亮的耳光在大殿里回响。


 门开了,Thor在门口看到夺路而逃的小王子。


 还有在大殿里,须发斑白,泪流满面的国王。


 那是他父亲口//中最骁勇善战的兰开斯特公爵,如今被王冠和王国压成了一个驼背的老人。


 


Loki没有回自己的寝宫,他又逃回了酒馆里。


Thor在客房里找到他,他淋满啤酒的身//体泛着水光。


Loki冲他举举手中的杯子:“Thor,来陪我喝一杯,祝我的父亲得一个更好的儿子,并成为一个更名正言顺的国王。”


 


 


Thor把酒杯夺下来,劈头盖脸泼到Loki身上。


 这一刻他不再是他的王子了。


 他只是个顽劣的、傲娇的、死心眼的、迷途的弟//弟。


 


全天下人都看的懂的爱,他却看不懂。


全天下人都会给的原谅,他却不肯给。


 


Thor把他从地上拎起来,强扭着他到发黄的镜子前面去。


“你看看你自己,看看你有多荒唐吧。


为了激怒你的父亲,把那个一无是处的古斯塔夫当作父亲一样敬仰? 


为了激怒爵士大人,就不顾身份的跟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苟合?


 你既然比谁都明白王冠之下的孤独,为什么不肯跟你的父亲分担?


 接纳自己的父亲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难吗?比体谅那个爱恋美色的伯父更难?!


 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在逃避,逃避你早就注定要背负的命运,逃避你早就应该成为的人,而这是懦夫的行为。Loki,你这是懦夫的行为……”


 


“闭嘴!”


Loki气红了眼,他的心事被这样明白的讲述出来,就像是整个人被赤//裸裸的丢到了人群前。


 被父亲骂,被国//会大臣骂,现在还要被Thor骂。


Thor他以为自己是谁?


 他有什么资格来对自己指手画脚。


 


Loki从Thor腰间扯下马鞭,他的手颤//抖着指向Thor:“你给我闭嘴。"


 


Thor看着他,挺//起了胸膛把话说的更响亮:“怎么,我要因为说实话而受罚吗?殿下?”


Loki冲过来扯住他的领子:“我说闭嘴你听不懂吗?!”


 他的眼睛圆整着,晶亮的眸子里泪意盈盈。 


Thor摇着头,他已经纵容了他13年,他不会再纵容他了:“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呢,殿下?”


 


Loki一把把他推开,他大吼了一声:“跪下!”


Thor看了他一眼,双膝跪在了地上。


Loki走到他身后,高高举起了鞭//子:“说你错了。” 


“我没有。”Thor大声吼着。


“你这犯上的下人!”Loki的嗓子已经哑了。


 “而你是个懦夫!”Thor浑身的青筋都暴怒起来。


 “把软甲脱//下来”Loki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他大概是疯掉了,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熊熊怒火。


 若是不把这怒火点燃,怎么掩饰的住自己心底深深的羞耻感呢?


Thor,连你都叫我是懦夫吗?


 我不是!不是!不是!


 


 


皮鞭抽在鲜活的肉//体上,


Thor一声都没有吭。 


Loki抽红了眼,他心底的恶//魔在脑海中狂啸:你不是说过永远不敞开心扉的吗?现在还不是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你以为这个男人对你踏实忠诚,连他都在背叛你!


 毁了他吧,最美好的已经过去了!


 


他心底有种奇怪的暴//虐快//感在疯长,他想要看到这个寡言沉默的男人在他的鞭//子下屈服、颤//抖、呻//吟、求饶。


每个人最后都要向更高的权力屈服不是吗?他的伯父,他的父亲,他们在王//权的诱//惑下都像小丑。


而自己已经呆在的孤独堕//落的深渊太久了,Thor不可能跳下来拉着他全身而退。


没有人能走过地狱,不为业火所伤。


 


 


终于有处鞭痕渗出//血来。


白色的里衣被慢慢染红。


像一排绯红色的玫瑰,在Thor的背上次第盛开。


那抹红灼伤了Loki的眼睛,他呆住了。


他的汗水滴到Thor背上,和他的血混为一体。


 


 


那是Thor吗?


从小守护自己、照看自己的英勇武士。


他在多少个夜里背着你走过漆黑混乱的伦敦,小心翼翼的将你安放在床榻之上?


他在多少个白日跟着你穿过污//秽肮//脏的小巷,在人群中时时把目光放在你的身上?


 屈辱的跪着的他,


和高高在上,暴怒的,握着鞭//子的你。


 


 


Loki简直不能呼吸了,Thor背上的玫瑰生出了带刺的枝蔓,勒住了他的脖颈。


他脑海的声音又在狂喊:


“挥鞭啊,用你的鞭//子燃起烈火,一把火把这带刺的枝蔓烧掉吧,连带着那些玫瑰。


娇//弱善良的小王子会在火中死去,


黑//暗的帝王会浴火重生,


像伯父和父亲一样,


斩断亲情牵挂,


从业火中捧起王冠。”


 


记忆中也有这样的场景吧?玫瑰花和流//血的Thor。


是了,


那一年在威尔士,他们出行的途中被理查二世的旧部伏击。


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有一半的战士吓得当场就脚软//了。


Thor像只发了怒的狮子,把Loki护在背后,挥舞宝剑格挡箭雨。他浑身流着血,鲜血把他们的手黏在一起。 


 


Loki后来在花园里折了一只玫瑰,摆在Thor的床头。


他躺在床//上,包扎后的身//体血//迹//斑//斑。


Loki趴到Thor的床边,他把头靠在他的手旁:“所有人都放弃了,你为什么还要保护我呢?”


Thor吃力的睁开眼“因为……”


他抬手摸//摸Loki的头:“你是我的小王子啊。”


 


Loki丢下了鞭//子,


“如果那样的话,让枝蔓把我勒死吧。


因为我永远杀不死我心底的小王子,也杀不死我注定要成为的国王。”


他闭上眼睛,对心底的恶//魔摊牌。


恶//魔再没有做声。


 


他睁开眼,感觉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


他筋疲力尽,像是杀死了一半的自己。 


Thor还是同样的姿//势跪在地上,淌着血。 


 


Loki走到他身后,他冲着Thor跪下:“上衣。”


他轻声说:“把上衣脱了。”


Thor犹豫了一下,慢慢解//开自己的扣子。


衣服脱离带血的伤口时Thor一点都没有动,Loki却打了一个寒颤。


 


Thor赤//裸的后背格外光滑,没有一处剑伤。


 横七竖八的几十道鞭痕,都是自己打的。


Loki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抚平它们,Thor明显的抖了一下。


 


Loki忙把手抽回来:“很痛吗?”


Thor咬住下唇,摇了摇头。


Loki沉默着走到药柜旁……没有好的伤药,他找出一盒紫草油膏。


 


他去净了手,轻手轻脚的在Thor身后跪下来,拿手指沾了一点膏药。


Loki吸了一口气,“你忍着一点”。


他把指尖触到Thor的伤口上。


Thor肌肤的触感紧致而滚//烫,几乎要在他的指尖燃起火来。


 


 


屋子里只有彼此小心压抑的呼吸声,仿佛大一点的声响都会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


Loki放下//药膏绕到Thor正面去,大个子把头埋了起来。


他的胸前一样肌肉//紧实,却有很多处各色各样新旧不一的疤痕。


Loki抬起手抚//摸它们,他捧起Thor的脸:“永远正面对着自己的恐惧和敌人,对吗,Thor?”


 


Thor的蓝眼睛里都是泪。他的目光涣散失神,鼻翼煽//动着仿佛就要窒//息。


Loki的脸在他的视线里一团模糊,他说不出话,放任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那是Loki唯一一次见到Thor落泪,从蔚蓝眼眸滚落的泪珠像是从天而降的雨。


他把那泪水接在手心里,感觉就要被它们的热度灼伤。


  


他侧过头靠在Thor的肩上,眼泪划过自己的肌肤唇//舌,又落在Thor的身上,沿着他赤//裸的肌肤滚落。


他使劲张了张口,他想说对不起. 


可他发不出声来。


一种莫名的情绪炙烤着他的身//体,燃尽了他一切已知的情感体验。


 


 


还是Thor在他之前说话了,他的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自己的身侧,拳头捏过又紧捏过。


他用脑袋蹭蹭自己的小王子:“明天回宫去给您父亲道个歉吧,殿下。”


Loki温顺的点了点头。


Thor想扶着他站起来:“我送您去休息。”


Loki不肯动:“我们能就这么靠着过一夜吗?”


Thor摇摇头:“您会生病的。”


Loki还是不肯动,他把脸埋进Thor怀里:“那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Thor感觉自己的颈子湿//了,他挺了挺身//子,让Loki的脑袋舒服的嵌在自己颈窝里:“好”。


他把头轻轻歪向Loki的一侧:“就一小会儿。” 


……


 


他的小王子带着泪痕睡了过去。


Thor小心翼翼的抱起他来。


 起身时,他皱了一下眉,咬牙吞掉了自己的呻//吟。


 后背疼的像是着了火一样。


 


Thor把Loki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把他盖好。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呆呆的望着Loki。


 他无法描述自己此刻的情绪。


Loki睡着的样子像个婴儿,很难想象他刚刚挥鞭抽//打自己的样子。


 刚刚有那么一瞬,他是有些畏惧Loki的。


Thor在他的狂怒里看到了老国王的影子,如果需要,他可以很残//忍。 


 


 


但他并不恨Loki。


 狂怒的Loki让他觉得畏惧,觉得心疼,甚至……


 甚至有些性//感啊。


Loki的鞭打和抚//摸,就像是把他丢入地狱又抛进天堂。


 疼痛和快乐仿佛是一体的,他无从区分,


 巨大的痛苦和快//感占据着他的头脑,所以他只能流泪。


Thor红了脸,自己可真是疯了。


 


他打量着Loki。


 他是那么美丽和敏//感,就像是他的弟//弟,他的孩子。 


然而,Loki又是强大而莫测的,他是他的主人和王子。


 


 


Thor觉得害怕。


从来没有人能够这样主//宰他的身//体和灵魂。


可他又觉得幸福,


那个能主//宰的人,是Loki呀。


 


他想起Loki靠在自己怀里的感觉,他真想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他呀,然后低下头,吻一下他的额头,吻一下他的鼻子,吻一下……


他的唇。


 不,吻很多下,他菲薄的、柔//嫩的嘴唇……


Thor低下头看着Loki的嘴唇,咽了下口水。


 


 


Loki在睡梦中动了一下,Thor捏紧拳头站了起来。


你怎么敢这样想他呢,Thor?


他逼问自己,他是你的王子,你怎么敢?!


 


Thor从地上捡起自己的上衣穿好,侧面靠着床角坐了下来,他的后背像脱了一层皮一样,真是无法接//触任何东西。


他不允许自己坐在Loki的床//上,他怕自己会把自己荒唐罪恶的想法变成现实。


他当然也不会离开这间屋子,他太疼了,决定任性的允许自己靠在Loki的身旁,嗅着他的味道入睡。


 


Thor闭上眼睛。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甜//蜜又悲哀,他不会有机会再爱上别的什么人了,因为他已经有了他的王子. 


这是最渺无希望的爱恋,他却无//能为力,只能让自己随波逐流。


 


4.国王


 


老国王//平静的死于一个深夜,Loki握着他的手,始终守在他的床旁。


 叛乱平定,新皇加冕,前朝所谓的种种骨肉相残、来路不正,都随着教//皇将王冠戴在新皇的头上而灰飞烟灭。


 英格兰的第五世国王Loki戴上金色的王冠,君临天下。


 


 他的卫队长Thor站在大厅入口处的地方,他们的视线遥遥的穿过大厅相遇。


 千百人在呼喊着Long Livethe King.


Thor望着他的王子,他轻轻张//开嘴:“Long LiveMy King.”


 


Loki坐在人潮正中的王座上,他头上的王冠有千斤重,那是整个英格兰的重量,从此以后,他就是这个王国的守护者了。


 他看向Thor,心底泛起了一丝暖意,那个守护他的人,永远都会在他目之所及的地方。


 


-------------------------------------------------------------------------------


 大主//教和伯爵大人谈笑着从大殿中走出来,伯爵的脸上掩不住喜悦:“没想到我们的国王这样宽厚英明,还诚心敬奉教//会。”


 主//教也摇着头微笑:“从他年少时的行为,还真是看不出来。听他讨论国事,你便觉得他其实一直对之深有研究,听他评述战争,你会认为他对那些骇人的战事信手拈来。”


 


Thor在大殿的门口与他们相遇问好,已然彼此熟识的伯爵大人把他拉到一边:“卫队长,听说你又拒绝了将军帮你张罗的婚事,你已有了土地封号,究竟为什么还不肯成个家呢?”


Thor愣了一秒,他回头看了看远远坐在王座上的Loki。


 


他冲伯爵大人笑了笑,“大概,我们这些战士心里头都知道,自己总有一次是不会从战场活着回来的吧。”


 他拍拍伯爵大人的肩膀:“何必空留牵挂。” 


 


 伯爵大人知道Thor说的是与法国的战事。


其实Thor并不太明确这场战事起源为何,或许是为了转移国内下//议//院和教//会的权力争斗,或许是英法之间的积怨未了,又或许,只是法国国王不肯承认英格兰国王应有的王//位继承权。


总之那一日Loki和法国大使在大殿不欢而散,两国的子民便都轰轰烈烈的动员了起来,打算用血和肉争一争英格兰和法兰西的荣耀。


 


英军的船只在海峡上迎着巨浪前进,红白相间的圣乔治旗在桅帆上飘扬。


法兰西的地平线就在目之所及的前方,Thor深吸了口气,钻进船舱去禀报他的国王。


 


 船舱里有些昏暗,Loki正坐在摇晃的烛火下打量法兰西的地图。


 他的下巴和唇周也生出胡须了,他的额头也有了皱纹。他现在是一位人到中年的戎装国王。


 可他在焦虑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搓//着手,然后长长的出一口气。


Thor望着他微笑,这是他的王子23年来不变的习惯。


 


Loki又被他的脚步声惊动,抬起蓝灰色的眼眸望着他:“到了吗?”


Thor点点头:“就要靠岸了,陛下。”


Loki深深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Thor待要转身离去,Loki叫住他:“Thor,我是在做对英格兰有利的事情。”


Thor点点头,屈膝向他跪下:“我明白,所有跟随您出征的战士都明白。我们会用生命捍卫英格兰和您的荣耀。”


Loki伸出手拉他起来:“用剑就够了,Thor,不要用生命。”


 


他们的炮火和长剑直指Harfleur城,一夜血战,突破外围城墙的英军把城池牢牢围住。


Thor压着来谈判的城主,让他在Loki面前跪下。


Loki穿着银色的战甲,身上还粘着昨夜的鲜血和炮尘,他的眼神冷酷决绝。


 


“劝你们趁早接受我们的恩典,否则莫怪我无情,若是需要再一次进攻Harfleur城,我会彻底摧毁整座城池,不留半片砖瓦,那时候再求我发慈悲就为时已晚。”


 城主想要起身,又被Thor按下。Loki继续冷冷的开口:“到时候,杀红眼的士兵会心狠无比,手段残//忍,他们心中只有恶念,会肆意摧//残你们的少//女和婴儿。”


Thor的手微微抖了一下,而Loki的目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他抬高了自己的声音:“这残酷的战争对我来说又是什么呢,如果我需要化身魔鬼,靠残虐暴//行,将一切烧毁殆尽,那么并不能怪我残//暴,而只能怪你们的愚蠢。”


他扬起下巴,在马上高高的俯视着Harfleur城主:“顾惜你的城市和人//民吧,趁我还能管束我的士兵时向我投降。否则,不出片刻,”


 


他伸出手指向两旁瑟瑟发//抖的平民:“满身煞气的士兵,将会毫不怜惜的玷污你们纯洁的女儿,狠狠抓着你们父亲银白的胡须,将他们的头颅撞碎在墙壁上。枪尖刺穿你们婴儿的胸膛,而心碎了的母亲会撕心裂肺的哭喊冲天”。


 


所有人都呆住了,Thor感受到Harfleur城主在他手下发//抖。


Loki高喊了一声:“我需要你的回答,回答你的国王!”


 


Harfleur城主瘫坐在地上:“我们奉上城池和生命,求您开恩。”


Loki身//体明显向后收了一下,他眨了几下眼,平静的说:“开城门吧。”


他转向身边的伯爵,轻声开口:“让士兵好好扎营,加强巡逻。”


“还有”他又强调:“不要为难城中百//姓。”


 


夜里Thor巡逻归来,发现Loki等在他的营帐,他赶忙迎过去:“陛下,您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Loki走到他帐内坐下,他叹了口气,将脸扭向背光的暗影里:“你说,如果今天他们不投降的话,我真的会下令屠//城吗?”


Thor走到他身旁,决定诚实开口:“我不知道,陛下。或许您会,或许您不会。”


Loki苦笑了一下:“我的Thor,今天骑在马上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我很确信我会的。”


 他把脸转向Thor:“你看,我已经成了这么残//忍的人。”


 


Thor单膝跪在他面前,他蓝色的眼睛望着Loki:“不,想想那些因为避免了这场战争而活下来的平民和战士吧,我的陛下。”


 只有他一个人明白国王今天在马上眨眼,是在隐藏他眼睛里隐约闪现的泪光。


 


Thor伸手覆在Loki的膝盖上:“胜利总是要拿血来换的,用话语代替武//器让人臣服,是非常勇敢而温暖的事情。”


Loki带着皮手套的手覆在他的手上,他的蓝灰眼眸里闪着隐约的星光。


Thor知道,在这个英武的国王心里,还住着他敏//感的捧着一片樱花的小王子。 


 


更艰辛的大战在五天后。


 


英军驻扎在王城外的阿金库村庄,眼前是一片荒野。


大雨倾盆,英军的皮靴和盔甲都被泥水泡的异常冰冷。


 


Thor跟着Loki穿梭在雨中,他的国王在决战前夜走过了英军的每一个帐篷。他微笑着跟每一个士兵问好,叫他们朋友或者同//胞。他的微笑像太阳一样闪耀着,没有一点疲倦和惧怕。


 


他们安排完战术后在后半夜回到Loki的帐篷中,Loki丢下雨衣坐到地上,他抬了抬手,示意Thor坐到他身旁。


Thor与他并肩坐下,Loki终于露//出了一丝倦色。


他轻轻的倚在Thor身边:“你知道吧,法军的人数是我们的五倍多。”


Thor笑了笑:“是吗?明天我来数一数。”


Loki摇着头笑了,他扭头看着Thor:“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Thor转过头反问他:“陛下您呢?士兵们都以为您是不害怕的。”


Loki长长出了口气,搓//着手心:“我当然怕,我每天都在害怕我守护不好英格兰。”


Thor沉默了一会儿,他把目光转向Loki架在一边的长剑上:“我也怕。我每天都在害怕我守护不好英格兰的国王。”


 


Loki没有接话,他们静静在靠在一起,过了好久,帐篷里安静的只能听得到外面滴答滴答的雨声,Loki皱着眉,伸出手像是去接外面的雨滴,他轻声说:“我真是恨这场雨,它会消减我们的士气。”


Thor凭空抓了一下,然后做了个把什么放在Loki手心的动作:“这是最差的了,经历过最差的之后,每一分钟都只比之前更好。”


Loki愣了一会儿,然后合起手心,做了一个丢掷的动作:“对,每一分钟都只比以前更好。”


 


Thor起身:“夜很深了,您得抓紧睡一会儿。”


Loki抓//住他的袖子:“你后来……”


他犹豫着开口:“后来你的背还疼过吗?”


Thor扶着他起来:“从没有,我的陛下。”


Loki走到床边坐好,他又叫住准备离开的Thor:“Thor。”


Thor在帐门口回过头来。


Loki轻声开口:“明天,在战场上,离我近一点。”


Thor冲他笑笑:“当然,您知道,我就跟在您身后一转身的距离。”


 


 


朝//阳和晴天一起到来。


身着戎装的英格兰国王跪地祈祷。


他站起身,走进队伍里,一排排扫视过他的战士们,冲他们微笑,翻身上马。


 


 


 


Thor把手按在剑柄上,Loki就在他的左前,头戴王冠,身披战袍。


岁月在他眼角催生了皱纹,在他腮边增填了须发。


他的小王子终于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武士,一个杀伐决断的国王。


 


Loki举起宝剑,他转过身看着他的大军:“从今天到世//界//末//日,我们将永远被记得,我们是幸//运的少数,我们是相系相依的弟兄,”


他的目光落在Thor脸上:“谁今日与我共同浴血,他即是我在英格兰最亲//密的同//胞。”


Loki把宝剑直至长空,高喊了一声:ForEngland!


 


Thor将宝剑抽//出来,和近万英军一起喊着:ForEngland!


一个武士只应该为了最宝贵的东西去战斗。像国//家、像荣誉,像爱情。


他何其幸//运,这三者对他而言,是一体的。


 


长弓手拉满了弓,Loki和Thor对看了一眼,挥剑骑马向法军冲去。


 


注:特地写下长弓手是因为相关战术的应用是英军在阿金库取胜的关键,这都不是历//史正剧的文,我也是够蛇精病啊还要纠结这个。


 


5.血月


 


Loki是个耀眼的国王,他银色的战甲和一头金发是那样耀眼,每一个英军战士都能轻易看到他们勇敢奋战的国王,但同样的,每一个法军的战士也同样容易的,可以找到他。 


他的战马被长矛刺伤,Loki跌下马来。立刻有一众武士上来围//攻他。


不远处同样被围//攻着的Thor拼命向他奔过来。


可法军人数是他们的五倍多啊,更不论英军还要除去那些被Loki安排去偷袭的步兵,和数以千计的长弓手。


 


一个武士砍向了Loki的胳膊,Thor看着剑锋在Loki的盔甲上险险划过。


Loki的长剑被震落在一旁,又被围过来的法军战士捡了去。


Loki左手持着盾牌,从腰间掏出匕//首格斗。


他的匕//首太短了,在长剑斧头的夹攻下险象频生。


  


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叫“陛下”。Loki转身,Thor的长剑凌空冲他掷了过来


Loki抬手接住,顺势挡开了身后刺来的剑,这是他们在训练中练过千百次的动作,Loki记得Thor对年少的他讲:“殿下,我永远不会让你赤手空拳。”


 


他们被人群隔开了,Loki只看到有人拿着剑向Thor背后刺过去。


他向着Thor的方向突围,人影绰绰中,他看到黑衣银甲的Thor还站着,他怒吼着,像个神祗。


 更多的人涌了过来,他们被彻底的冲散了。


 


战斗一直打到了午后,Loki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Thor口//中的尸横遍野。


他满身鲜血的立着,他看到身边有零零散散的英军战士立着,然后便是尸横遍野。


 


他在不远处看到了同样浑身是血的法国大使,他们对望着,都在轻轻//颤//抖。


在朝堂上争吵的那一日,他们都料想不到今日图景,血//淋//淋的事实,总是超出王公贵//族的想象。


Loki将长剑放下来,他冲法国大使喊:“让我们计数伤亡吧,战斗结束了。”


法国大使亦点头:“是的,应该结束了”。


 


Loki转过身,他抓过身边的一个士兵,他死命压着声音里的慌张:“去找卫队长,去给我查清楚他在哪?!”


 


一万法军尸横疆场,一千名英军战士死在他们身旁。


Loki跪在被血染红的草地上向天祈祷,让他们的灵魂得回故乡吧,我的主。


 


Thor被扶回他自己的营帐里,他的黑战衣罩在身上,在它下面裹//着横七竖八的绷带,医生包扎的时候,Thor没有数自己受了多少处伤,他早就数不清楚了。鲜血从绷带上渗出来,医生又加上一条新的绷带。


Thor觉得胸肋处隐隐作痛,他不知道刺在那里的一剑有多深,或者射在腹部的那一箭又有多深。


  


帐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门口的战士肃然立正,喊:“陛下”。


Thor用剑撑着地站了起来,他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顽强的站着,战争已经结束了不是吗?或许,他只是习惯了,只要Loki需要,他就会一直站着,为他战斗。


 


 


Loki大步走过来扶住Thor,他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不是受伤了吗?干嘛站着?!”


Thor垂下头行礼:“陛下,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Loki的眉头依旧皱着,Thor的脸色差极了,他的卫队长从来都没有看起来这么糟糕过。


Loki扶住Thor:“别撑着了,快回去躺下。”


 


Thor的脚下滑了一下,整个人向一边倒去,宝剑脱手摔在地上,Loki一把抱住了他,稳住了Thor下滑的身//子。


Thor的下巴落在Loki的肩膀上。


他贴着自己的小王子那么近,Loki的脖颈处暖暖的,幽幽的散发着属于他的独特味道。


Thor呼吸了一口,觉得自己像是个偷喝天国琼酿的卑微凡人。他闭了一下眼睛,偷偷抬起手,把Loki抱了一抱。


真好啊,他的人生中有这么一个时刻,是和他心爱的小王子相互拥//抱着的。


 


旁边的侍卫很快聚拢了过来,七手八脚的扶着Thor躺回了床//上。


Loki蹲在边上,紧紧//握着Thor的手。


Thor抬起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背:“陛下,别担心。”


他的声音好低好低,Loki听的鼻子都酸了。


他把Thor的手捏的紧紧的:“好好休息,我陪着你。”


Thor摇头:“伯爵大人不是说法军要求和谈吗?您这会儿应该是在去法兰西大营的路上了。”


Loki不吭声,只是垂下眼紧紧//抓着Thor的手。


Thor又拍拍他的手背:“您不去,我们这仗打来干什么啊。”


Loki眨眨眼,努力把眼睛里的泪水憋回去,他抬起头看Thor:“那你好好的,等我回来。”


Thor扯出一个笑:“当然。”


  


有人又把军医请了过来,军医走到床边向Loki行礼。


Loki放下Thor的手站起身,背过身去抹了一下眼睛,他转过身看着军医:“你必须治好他,这是本王的命令。”


军医哆嗦着,使劲点头。


Loki退开一步,冲Thor柔声道:“那我走了。”


Thor点点头:“殿下保重。”


 


Thor望着自己的小王子走出了帐外,他在门口回头望了自己一眼,闪着泪光的眼睛弯弯的,留下了一个笑。


Thor也给他挤出一个笑。


他的嘴里都是血,他疼的说不出话来了,他只希望他的小王子永远都不要悲伤。


 


  


Loki心神不宁。


和法兰西国王的谈话如同他想象的那样无聊,他对那家伙的每一个条款和要求都已心里有数。


他是胜利者,他知道该如何把握自己的筹码。他要法国的王//权,和法兰西的公主。


后者无非是用来巩固前者的砝码。


 


他看得出法兰西国王已经软弱松动,调停人也已经明显偏向英方。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Loki拿捏好时机开口。


一个晚上,清理回的法军尸体会让他们更快的妥协。


 


Loki走出法军大营,夕阳的光打在他的脸上。


他的心口忽然绞痛了一下,就像是被一支隔空射来的箭击中了一样。


Loki捂住心口停了下来。


 


跟在身后的伯爵和侍卫都跟过来扶住他,他们一脸慌张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Loki看着他们的嘴唇张合,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响,昏黄的太阳在他的四周旋转。


他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像打雷一样。


他的耳边响起了Thor的声音。


 


 


 


Thor叫他殿下!


 


午后分开的时候,Thor叫他殿下!


就像是他们一起度过的漫长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里那样。


就像是在箭雨刀丛中Thor把他护在身后时那样。


Thor对他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称呼。


 


 


Loki推开身边的人,没命的奔跑了起来,他冲回自己歇脚的帐篷,慌张的脱//下//身上的礼服。


他吩咐着随从收拾东西,他要马上赶回大营里去。


 


Loki在月下骑马飞奔,他无暇去想法兰西国王对英格兰国王的突然离去会怎么想,他只能把那个摊子甩给伯爵大人。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便服,这还是他今天去见Thor时穿的那一件,枣红色的软质皮衣。


月光下,他看到皮衣的胸口处有一小片黑色的污迹。


Loki晃了一下神儿。


 


 


 为什么会是黑色的?


第一次外出打猎的时候,他指着那块宰杀动物的大石问Thor.


“因为血在月亮下是黑色的啊,殿下。”Thor抚//摸//着他的金发回答。


 


 


Thor黑色的战衣并不能看出//血迹,或许那正是一个勇//士在战场上的自欺欺人。


无论他伤的有多重,没有人能看到他流//血。


国王的卫队长永远不会倒下。


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英格兰的国王。


 


Loki几乎是从马上摔下来的,他的卫队长的帐篷静悄悄的,门口的柱子上系着一条白色的手帕。


战士们看着明显变了脸色的国王纷纷远离。


 


Loki狂奔进去。


床//上的人被一面军旗蒙着,他的棕发在军旗的一头露了出来。


他是那么高大,军旗怎么能遮住他呢。


这样被风吹着头发,他一定很冷吧。


Loki把手覆盖在军旗下的棕色头发上,指尖下的人异常冰冷。


 


Loki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边,他固执的不去揭开那面军旗。


仿佛他不去看的话,那军旗下的棕发大个子就不会是Thor。


他随时都有可能从军帐外走进来,踏着沉重的步子,用低沉的嗓音叫自己一声:“殿下,我就跟在您身后一转身的距离。”


 


许多英军的战士都记住了战后的那个月夜。


 荒原上的月亮在后半夜变成了血色,仿佛染上了英法两军无数亡//魂洒落的鲜血。


许多英军战士都守在自己逝去的战友身旁哀悼哭泣,


 


而他们最英勇的卫队长却没有再到他们身边鼓舞士气。


那个寡言爱笑的大个子躺在他自己的帐篷里,尸身冰冷。


一条白手帕系在他帐门的柱子上,在月夜里随风翻飞。


 他们的国王在那一夜从法兰西的大营赶了回来。


他坐在自己卫队长冰冷的尸体旁,整夜都没有移动。


 


国王在破晓时分走出营帐,


脸色惨白的像个死人。


他走到荒原里一个人站着,影子被初升的朝//阳晨晖拉的老长。


那个大个子再也不会站在他身后了,


陪伴他的只剩自己血色的影子。


 


 


他手握着英格兰和法兰西的王//权,


却是这世上最孤独的可怜人了。


  


6.尾声


 


英格兰战功显赫的第五世国王死在许多年后的一次瘟//疫里。


他穿着华美庄重的黑色裘袍举行國葬。


没有人知道在那裘袍下面,


是他坚持要穿着下葬的一件旧皮衣。


他的双手安详的覆在自己的心口,


轻轻的护着皮衣上的那一抹血痕。


 


Fin.把自己虐成蛇精病的楼主。


看文首引的那句话,也能知道诸葛是个抖M


 



评论
热度(392)

© 托拉斯系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