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Desiderata欲求之物(Loki/Tony/Loki互攻,NC-17)(二)

阿历山大胖子:

随缘原帖地址见评论。
设定都是第一部复仇者联盟为止的,和现在的有冲突还请无视 ​​​[笑cry] ​​​


------------------------


并不是没事的。


像往常一样,Tony没睡。他整夜都粘在工作台上,摆弄着装甲的左臂器械,修补被Amora用魔法烧坏的部分。没有完全被打掉,这是个好消息。他并不真的那么担心Loki或者Amora,但这没有令他不去考虑这事。他想知道Amora用什么魔法击中了Loki,什么鬼东西能让Loki脸红。那个绝对是脸红,Tony非常肯定。Amora知道她杀不了Loki,至少那会儿做不到,但是她确实说了什么让他受折磨的话……


“Jarvis,给我来点音乐行吗?”


Black Sabbath的音乐大声地响起。Jarvis一直很擅长为Tony挑选音乐。他从电脑里调出一些原理图,翻出一些东西做起来,任何可以让他忙起来的东西。他一直想要为装甲增加新的稳定器,但他总是被自己的车子们分了心。


“先生,”Jarvis说。


“等会儿。”


“先生,Loki在这儿。”


“Loki在什么,”Tony说,转过身,然后差点尿了裤子,因为,谢特,耶,Loki在这里。


一瞬间Tony脑海中飞过各种想法,比如怎么,还有为啥,以及谢特。Jarvis大概已经通知了其他人,但是Loki甚至可以在他们踏入工作间之前就杀了Tony一走了之。不过在最初的恐慌过去之后,Tony意识到Loki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是Loki身上有些东西没了。他看起来甚至比平时还要精疲力尽,手臂无力地垂在身侧。Loki看起来完全不是来打架的。除了流畅的面部线条外,从他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他的眼睛紧盯着Tony,像是一会儿要解剖了他似的,但却似乎并不是以病态的方式。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危险,而这正是最令人不安的地方,因为Loki总是很危险。总是。


“在你杀了我之前,”Tony说,“你得知道今天在你和Amora的小争执中我可是完全支持你的。”


Loki什么也没说,Tony冒险瞥了一眼电梯看看有没有人来。目前为止他只有靠自己。


“额,还有就是杀了一个没穿装甲的人对你来说实在不光彩。我全无反抗之力,你知道。”


在工作室刺眼的光线下,Tony可以看见Loki的眉毛那样皱起来,就在他打量Tony的时候,从他的赤脚一直打量到他的发际线。他依然他妈的一句话都没说,这比他的出现更让Tony感到恐慌。他几乎要对Loki说赶紧灭了自己吧,或者就走吧,或者其他任何事,只要他别再这么盯着Tony看了,这时Loki终于开口了。


“你不知道你带来了什么,”Loki说。“我今天警告过你让你离开。”


北欧神祗和说话总是暧昧不清看来是有着什么关系。这真的让Tony非常恼火。


“听着,如果你是来杀我的——”


“我不是,”Loki说,看起来几乎是被这种说法冒犯了。


Tony直了直身子。他和Loki,他们之间有种特别的关系。他们是敌人,毫无疑问,但是Loki是目前为止Tony不幸遇见过的最聪明的坏蛋。当然,他是个神经病,但是他也有点太聪明过头了,而Tony完全知道那是什么感觉。这些天来他们之间的斗嘴几乎已成惯例,所以现在连这都没有,这可是另一面旗帜。Tony尝试了新战术。


“那好吧。嗯,如果你不走,我就得逮捕你了。之类。”


他站起身以证明自己的说法,向前走了一步。就像在屋顶上时一样,Loki往后退了一步。他的手指在身侧蜷起又伸展,就像他想要向前伸出手,但他又以极大的努力制止了自己。Tony抬起一边眉毛。


“Amora对你做了什么?”


他并没真的期望得到答案,当然他也确实没得到。Loki一直是个神秘的小混蛋,但是Tony真的没有心情。


“好吧,嗯,那你走吧。”


“我不能,”Loki说道,Tony顿住了。不会和不能是两种非常不一样的东西,而Loki向来用词精确。他有意不告诉Tony到底怎么回事,这只让Tony更加好奇。在一秒钟内Tony做出了决定,他向着Loki走了两步,只想看看他会怎样。


就像Tony预料的那样,Loki猛地向后退,然后就跪倒在地,Tony可没预料到这个。他咬着牙嘶嘶地吸气,紧紧抓着胸口,好像在经受巨大的痛苦,或者只是极度精疲力竭而无法动弹。现在他离得近了一点,Tony可以看见Loki脖子上剧烈跳动的脉搏。


就在此刻,已经变成绿巨人的Bruce从电梯里冲出来,咆哮着。Steve和Natasha跟在他身后。Loki一动不动,没有站起身也没有战斗。他只是继续蹲在那里,好像甚至承受不了更多的努力。


“哎,”Steve说,“你对他做了什么,Tony?”


“不知道,”Tony说。


他真的不知道。


--


“叫Thor来,”Fury说。“我不管他在Asgard搞什么狗屁玩意,我们需要他立刻过来。”


他们在神盾局总部内通过摄像头看着Loki,各种悬而未决的疑问挂在嘴边。Loki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Tony觉得这简直就像试着将水困在网里一样靠谱。不过到目前为止,Loki连一寸都没动过。他只是站在那儿,对着门皱着眉头。通常来说,不管他们什么时候抓住了他,Loki都会抬头盯着摄像头,逼着Thor来和他说话。他仍然看起来像快死了一样,好像在他们下午见过他之后,他又经历了什么严刑拷打一样,但下午的碰面是他们唯一的线索。


Natasha和Clint在角落里低声交谈,Bruce被关在隔壁房间直到他冷静下来,但Steve就只是用那种有时会出现的眼神看着Tony,那种因为他知道Tony没有告诉他所有事而失望的眼神。


Fury走出房间去找Coulson谈话,Steve靠近了Tony。


“Loki发生了什么,”他说。


Tony装聋作哑起来。


“你是说他的生活?你应该问问Thor,从我猜到的来看就是一团糟的童年——”


“Tony。”


“听着,”Tony说。“我真的不知道。Amora今天用某种魔法攻击了他,但这魔法有点不同,你知道吗?粉色多过绿色。也没伤着他,真的,我觉得没有。”


“然后呢?”Steve问道,而Clint说:“粉色魔法?”


两人都无视了Clint。


“然后,额,我不知道。他脸上就变红了。他,额——”Tony朝脸上做了个模糊的手势。“他他妈的脸红了。”


一瞬间鸦雀无声,Steve盯着Tony就像是他刚刚又跟他解释了一遍手机的用法似的,直到Natasha终于开口,“他什么?”


他们不买账,Tony也不完全怪他们。Loki和脸红的搭配就像是Thor和优美搁一块儿。他明白,但是这也不能改变发生过的事实。至于具体这一切在整个宏伟计划中到底意味着什么,Tony依然毫无头绪。


“也许他很痛,”Steve说。


“不,那绝对是脸红。相信我,我看到脸红时能知道那叫脸红。”


“真诡异,”Clint说。“神也会脸红?这不对啊。”


当Thor出现后事情就更诡异了。


Tony调出了那天下午的录像给Thor看。如果他能认出那魔法,那么也许他们能更清楚现在面临的是什么问题。一切都很正常,直到Amora用魔法攻击Loki的那部分,然后Thor对着电脑露出了一副恨不得立刻用锤子砸了它的表情,下颚紧绷得咔咔作响。Tony不喜欢这模样。还有一段是Loki再次睁开眼,然后,对,那绝对是脸红,Thor站起了身。


“此事最为沮丧。”他说。


“……什么事?”Tony问。“说真的。怎么回事。”


Thor看着Tony,好像是同情Tony一般表情略微柔和了些。这并没有让他好过些。


“我曾见过此魔法,”Thor说。“尽管我对如何应对一无所知。似乎Amora对我弟弟施了某类迷魅术,此乃控制其全身的古老魔法。”


“对。很好。再说一遍,说人话。”


Thor挣扎了片刻说道,“她在他身上施了一种爱情魔咒。另一个相关人物似乎就是你,Tony Stark。”


“谁和什么?”


Tony笑不出来,因为他确实震惊到无法做出任何反应,但是Clint为他做出了反应。他笑得颤抖到令Tony觉得他几乎要昏倒了,而Natasha什么忙也帮不上因为她也在大笑。事实上他们全都在笑,甚至Steve也捂着脸藏着笑。所有人,除了Thor和Tony。


“这……这不对,”Tony说,“这就是不对。我可是确认过咱们又不是生活在童话故事里,因为爱情魔咒根本不存在。”


而且再说了谁能相信Thor的推理技能?Tony盯着监控,看着Loki那么安静又那么他妈的邪恶地坐在房间里,他就是不能相信。他不能。Thor一只手拍上Tony的肩膀。


“恐怕你错了。它们确实存在。”


Clint依然在后面狂笑。


“他妈的爱情魔咒!Tony,哦我的娘,你真幸运,哥们。真的。这简直——”然后他又继续大笑起来。


“好吧,”Tony说,“所有人都出去。出去。我恨你们,都出去。”


他需要一分钟,或者一小时或者一年……来理解刚刚都发生了什么破事。因为在所有他们因为Loki而经历的愚蠢的屁事里,这个是目前为止最荒谬、最令人难以置信的——Tony可是算上了他变身成Natasha试图诱惑所有人的那次。


“Tony,”Steve开口,嘴唇因为忍笑而抽搐,“Tony,听着——”


Tony举起手打断了他。他觉得这像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当Steve和其他人终于出去之后,只剩下他和Thor处于一种Tony遭遇过的最尴尬的沉默之中。Thor看起来似乎几近嫉妒,好像他才是那个应该面对这个笑话的人,不是Tony。Tony甚至都不想进一步了解其中意味。Thor和Loki的关系一直都……很特别。他现在最担心的事在于,一个超级坏蛋正爱着他,无论这是多么地不情愿。这可不是Tony想要的。


“我对此事感到遗憾,”Thor说。“我对Amora的动机毫无头绪,但我保证她将为此付出代价。”


Tony双手揉着脸。说得对,她必须付出代价。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7)
  1. 托拉斯系统阿历山大胖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托拉斯系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