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相逢(上)

爆灯!

电工电子技术实践教程:

*一句话剧情:普通的一期《拜托了冰箱》,常驻嘉宾:王嘉尔;当期嘉宾:秦奋、肖战;韩沐伯在底下看录制
*新欢旧爱喜相逢,cp自由心证,洁癖勿入,洁癖勿入,洁癖勿入
*不要上升





爱一场风月 岁月里惊鸿一瞥
-
晚些时候韩沐伯在车上接到电话,拿起手机一看:倪秋云,下意识一个反手就给挂了。他做贼心虚,又看了眼身边人:秦奋皱着眉头看台本,几十张A4白纸被他这几天翻来覆去卷了边儿,骨节分明右手拿着荧光笔勾勾画画,心思明显根本不在他身上。
他刚松一口气,这会儿手机开始疯狂震动,那边绿色的对话框一条一条弹出来:hello?你真去啦?你可别是逗我吧,何苦呢。他俩上次对话还停留在一个月前——私交甚好的同事刚从鹅厂重获自由,拿到手机后不怀好意给他发几个视频,附字:staff姐姐给我拍的,点击就看前男友艳舞。其实拍的很糊,他勉勉强强能认出几个活蹦乱跳的小女孩旁那个修长身影——说是勉勉强强都是在自欺欺人,那人一开口便招惹台下小女孩尖叫不断,顺带招惹一下他的心。他没忍住双击屏幕,一些被放大的模糊像素点便和他记忆里某张脸庞重合起来,眸子浓墨重彩,一颦一笑都是风情。可能鬼迷心窍,可能难忘旧情,当天晚上他在微博鬼使神差检索关键字,窝在沙发上偷偷摸摸看前男友直拍小视频。
秦奋洗完澡出来只听见一些欢呼声,他擦着头发,在沙发前低下头好奇看一眼:你看啥呢,女团舞?
韩沐伯下意识一抬头,秦奋便和屏幕里那双温润明亮的眼睛来了个猝不及防的四目相接。

事态倒也没他想象中那样严重——空气凝固五秒,他率先反应过来,比较紧张地一把握住对方手腕:不是,你别误会,这是小倪给我发的视频,我已经很久不和他联系了。说着大有把那人聊天记录给他翻出来看的架势,清清白白两句新年快乐。他身体比意识先一步做出反应,倒也说不上自己为什么这样心虚,秦奋倒也就任他握着,眼神平静得好像无事发生过,还能轻松挂上一个笑:你和我说这么多干什么呀?
是哦,我看前男友跳舞视频为什么要和同事解释?同事——营业的时候搂着你的胳膊演女朋友撒娇要买包,不营业的时候好像也有过那么几次酒后乱那个啥,软软绵绵的嗓子在床上叫得比谁都好听——这是哪门子同事。但说到底好像也就这样了,同事,室友,好兄弟,唯独不是男朋友,彼此便失去一些束缚力。
韩沐伯悻悻然收回手,内心比较忐忑,目送秦奋端着盆衣服走向阳台。秦奋晾完衣服刚好一个电话打进来,穿着大裤衩子站在阳台上聊,心情好像还真不错,声音都带上一点夏日晚风的黏糊劲儿:哎呀你这就知道啦?什么嘛,我也是下午才接到通知的,你不要乱撒娇好不好。我最近真的没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几个小孩还要带——行啊,那就二十号晚上吃个饭咯。他这会儿抱着盆转过头,望向韩沐伯的眼神笑意盈盈,身后是暮星朗月:你怎么说话,又不是男朋友,他怎么会连个饭都不让我出来吃。
哦,又不是男朋友。这一句说得露骨,在清风朗月下调笑的意味昭昭然,他却还是读不懂这人真心。他在阳台上站多久韩沐伯就伸出半个脖子看了他多久,被这一笑荡了荡心魄,心里开始慢吞吞推日子——十八号赶一个视频网站采访,十九号去给某高定时装拍照,二十号——二十号。他倒是只剩晚上一个直播了——但是秦奋要去录那个杀千刀的网综,为此推了晚上一个局子,还要搬走他们的冰箱。
-
韩沐伯这天踏入休息室,顿感气氛不对。秦奋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来来回回翻台本,靖佩瑶听见脚步声看一眼——看到是他,又赶紧低下头去带着两个弟弟打牌。
韩沐伯走到他面前,一如既往:先别看了,收拾收拾该走了。
秦奋闻言头都不抬,一反常态:你去干嘛。这话问得多余,却又叫人无从说起,他早该在一年半载前这样说,在某个直播韩沐伯探进一个头的时候就这样说,此刻说出口就摆明了是要刁难他,一时间气氛就比较紧张。也不怪他这样不客气——抛开一些私人感情说,韩沐伯你是要去干什么,给节目添乱吗,嫌一对前任再见不尴尬想再添一对吗?加上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你就这么想见那个谁啊?
靖佩瑶心说要死啊,谁不知道另一个嘉宾是那个谁,你还来招惹他——他估摸着再放任这两人对峙马上就要出现一些“去见你的那个谁吗”之类的台词,决定打肿脸充胖子:哈哈啊哈,奋哥,是这样,是我拜托伯哥带我去的,我就是那个,对,想见见何老师哈。
秦奋没料到这一出,又看靖佩瑶一脸真诚,他本心纯真,还是轻易地动摇了。然而这动摇也要再虚虚掩饰一下:……真的吗?
真的真的,秦子墨脑袋搁上靖佩瑶肩头。我们老早就和他说好了,这几天不是看你太忙了吗——再说韩老师不是一直和你一起赶通告吗,我们就只和他讲了。
左叶站在最后面,小心翼翼地和秦子墨咬耳朵。我不去是不是不太好?
-
由此可见,几个小时后的后台——一个秦奋带着四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呼啦啦串进来,他和韩沐伯算是有熟人相见点个头,三个弟弟进来一个点头哈腰一个,神色乖巧。饶是何炅和王嘉尔也被这旧情见面拖家带口的情景震得一时恍惚,准备好的一套套说辞此刻也都成了摆设。何炅到底是混迹多年,迅速找回神智:小朋友挺可爱哈,来坐来坐。
左叶比较怕生,站着就不由自主往秦奋身上靠了靠,给旁边王嘉尔睇见,心里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好一个又不是男朋友,我看这孩子都要成亲生的了。但秦奋唯独这方面拎得清清楚楚,他也就放心大胆亲亲热热凑上去——哎呀,哥哥,你皮肤又变好了。
这算没话找话,实质是仗着秦奋在搞造型动弹不得戳戳他的脸,顺带摆出一个模糊借位来。他自己今日造型比较硬,眉毛画得凶,唯独眼妆画了个柔柔的下垂眼线,看起来就还有几分余情未了的意思——当然是韩沐伯看。他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姿势就好不暧昧:王嘉尔一会儿给他画眼线,一会儿托着他下巴给他涂口红(“哎呀哥哥你别乱动,涂出来了”),偏偏还做得熟稔到不行,一看就是在南韩那几年没少做过——当初秦子墨cue他手机能否被这人解锁还真有那么半分道理,这下王嘉尔端详半天,算是满意;他俩齐齐回过头来,眉眼处像是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深情,无解的深情,秦奋还没戴美瞳,圆眼就迷迷蒙蒙弯出一个弧度,看起来万分无辜;唯独刚刚王嘉尔给他涂了个草莓红的唇釉,他闭着眼闻见劣质香精味,一下认出是他俩当初在南韩最爱用的那个色号——两个人当时定位都还是团宠,涂口红也要扮得可爱一些。
这下cody老师没忍住笑出来,何炅也没忍住笑出来,诡异气氛缓和一些,还有工作人员调笑:你俩是不是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弟。气氛其乐融融,唯独几个弟弟看着身边低气压的韩沐伯胆战心惊——韩沐伯当然生出许多怨气,但也生得也就那么不走心,他离门口最近,时不时能听见一些忙乱脚步声,每听一次心跳快一分。
何炅这会儿靠他近,说我给你俩拍一张,王嘉尔顺着两人姿势变本加厉圈住秦奋,两颗脑袋就凑在一起。何炅拍完端详一会儿,突然惊奇地像发现新大陆:哎!不是,你俩耳钉是一样的啊?
秦奋笑着打哈哈:这个耳钉很常见啦,老韩也有一个一样的,是不是……
话音未落,化妆室的门一下被推开,几天晚上前情景再次重演——没有一点预兆,他又和那双眼睛撞了个满头满脸,这次那个谁没上妆,显得就更温润软绵一些。整个化妆室安静下来,只剩下韩沐伯一个心不在焉的“嗯”,算是回答刚刚那个尴尬问题。
肖战循声偏过头,万万没算到对上一双熟悉的桃花眼。他一路跑上来,脸庞带上一些红,眼睛水润润。这下又是一个山穷水绝的对视——韩沐伯听见心中堤坝轰轰烈烈炸开,他的细小心思,过去,未来,好像全然淹没在这一眼中。

tbc

评论(1)
热度(428)

© 托拉斯系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