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ego

Alter ego

*题目的意思是 密友 老师的解释是伯牙子期的兄弟情 我更喜欢解释成 高山流水的兄弟情
*大概秦沐
*伪现背
*意识流写文
*🍑第一视角
*OOC是我的的过 勿上升真人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右边的小腿又开始抽筋了。窗外的雨在不停地下,空调的温度被我调得很低,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空气,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从床头找到遥控器,可电池好像没电了,用力地拍了两下还是没有反应,认命地拿上被子去你那屋睡觉。

你的温度好像还在这里,距离你搬家已经过去俩礼拜了,但我感觉好像还是昨天。也是,上周一我在你家附近喝了酒,朋友以为咱俩还在一起住就给你打电话,你接我去你家住了一晚。

周四训练的时候,本来养好的膝盖开始隐隐作痛,我拖着“老寒腿“跟上大家的训练完,可还是没瞒过你,休息的间隙,你拉住我问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气从哪里来,张口就是“不要你管“。我看到你皱了一下眉,可还是蹲下身来,语气很温柔地问我,“这条腿?“我点点头。“是不是昨天又抽筋了?“我看着你没有出声,你开始熟稔地给我揉腿,把我的生的气揉散了。我又想起来你的好,伸手紧紧地抱着你。

“老韩,你回家住两天好不好?“

你点点头,一瞬间,到了雨季的北京我却感觉是晴天。然后是周二,家里电又用完了,你在电话那边一边教我插卡,拉闸,可还是一片漆黑,我赌气地说。

“这都什么啊!烦死了!“

黑暗里,我听到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来我家吧,地址给我,你。。。。“

后面的话我压根没听下去,打开滴车软件熟练地把地址一输,收拾好东西就向门口走。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反正碰上你的事我就很着急。

一路上灯光流彩,脑海却浮现起以前两人刚住一起的情景,冰箱里的碳酸饮料是我的,茶几上整套茶具是你的,每天定时定点关灯睡觉的是你,半晃荡的钥匙声是我。我们就像一个物体的两个极端,谁都融不到彼此的生活里。他们总说我们是灵魂伴侣,可不知道我们居然有这么多不合拍的地方。

后来好像发生了改变,但是,是什么呢?我突然有些模糊了,是那次重感冒后,你下的禁门令,还是上次你差点烧了厨房,我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可能真的有些记不得了。你看,我们才认识了一年多,却发生了那么多事,进公司,训练,上节目,出道,赶通告,还有杂七杂八的事情把每个月都塞满,一点空当都没有。师傅说到了,推开门是你屋子里的浓郁茶香,桌子上放着正看的书。

“你来了啊,洗个澡睡吧。”

我一把抱住你,鼻腔里都是你的令人安稳的气息,又用发旋去蹭你的鼻头,本来就软糯的声音又加上撒娇的声音说着“家里突然就黑了。”
你揉揉我的头发,轻声说“没事。”我一晚上提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你总是有这样的魔力,就像东海龙王的定海神针一样,再翻江倒海一遇上你就风平浪静。

晚上的时候,我的腿又不争气的抽起筋,我怕打扰你,咬着下唇,胡乱瞪着腿,可你还是被我惊醒,帮我揉着腿尽心尽力地按摩着,我凑上前去,讨了一个吻。你看我没什么事,就停下了动作,躺着我一边。可我还是想吻你,伸出手搂着你的腰,把吻深深浅浅地落在你脖子上。

“老韩,我们做吧。“
“不早了,睡吧 。”

黑暗里,你伸手回抱了一下我,算是一个安慰。

我思绪却回到以前,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咱俩的关系改变的呢?好像是去年的夏末,我贪凉,空调的温度一直都很低,半夜的时候,腿肚子开始抽筋的疼,整个屋子里,都是我的哀嚎,熟睡的你被我吵醒,进我房间帮我按摩,嘴里一直絮絮叨叨地,要不明天去看看,空调干嘛开那么低,盖好被子。。。。。。

一开始,我一点一点听着,后来,我又想到,我都在外务工这么多年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吗?可到嘴边的话,却是,“老韩,你真好。“

然后,那个礼拜,一个星期七天,我好像有五天都把你吵醒,直到有一天,你干脆搬进我房间省的来回跑。再然后,好像就没搬出去过。

不,有一次是搬出去了,是老喵来的那次。老喵对你的印象很好,会照顾人,生活自律,总之就像小时候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其实我也觉得你很好,虽然我们才认识几个月。晚上的时候,我跑你那屋蹭睡,说自己的床单洗了,没干,这么蹩脚的借口,你也不说什么。

我说我的腿又抽筋了,你瞬间紧张了起来,又开始给我按摩,我却用腿勾你的腰,两个人结结实实撞在一去,然后我明显感觉到你有了生理反应,你红了脸,我说,我帮你吧。这应该算一个开始,第二天的我们很默契地没有提,再后来,一切好像都那么顺理成章了,有时候在你的屋,有时候在我的屋。反正,就是成年人的互相安慰,兄弟间的互相帮忙,好像有一堆理由可以用来解释,但好像又狗屁不通。

我去你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和你一起去上班,弟弟们打在后面打趣道,你俩又搬在一起了?我还没开口,你在一旁说道。

“没有,正好碰上了。”

我突然有点生气,明明昨天晚上是一起住的,明明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为什么要说谎。你正好进来,见我不太高兴,也没有什么解释,只是叹了一口气,任由我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狭小的空间里都是我嘈杂的音乐。你总有这样的本事,明明我在生你的气,但好像只是我小孩子的赌气罢了,明明是你先惹我的,但最后又是我道歉。

可能摩羯真的擅长冷战吧,我真的赢不了你,弟弟们见气氛有些不太对,都不敢进来,转身去了另一间。

其实我一直我知道,他们有一个赌局,赌咱俩谁上谁下,可这个赌局在我看来毫无意义,或者说,也没有必要设这个赌局,因为咱俩还没有在一起,你不开口提,我也没有主动说。从第一次都现在,都一年了,而且咱俩也根本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别说爱不爱了,做的最狠的那次可能就是你在我的双腿间释放了吧,剩下的最多就是互相打打手枪了吧,我总能找到一堆借口去安慰好像关系不太正常,但好像又很正常。

转眼间,就到了我生日,那天你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说,想要你,你发来你招牌问号脸,手机的蓝光在黑暗里格外刺眼,然后,就安静了起来。

生日那天,办完生日会,公司又组织了咱们几个喝酒,秦子墨一直黏我,许的生日愿望是什么,我的眼神直直地盯向你,嘴上却说着,没有。各种复杂的情绪都混在一起,我的酒杯就没空过。你说,你要送我回家,其实我应该是高兴的,可是一点也不,我摆摆手,东倒西歪靠在路灯上,摩羯的固执又开始发挥,你不厌其烦地揽住我,我又甩开你,又揽住,又甩。终于,你被我搞烦了,大声叫了一下我的名字。

然后,我听到了你说,明天我搬回家。我的酒的瞬间醒了一大半,我把头埋在你肩头,“那你陪我一辈子,好不好。”

我听到你说。
好。
好,真好。

再过了几天,秦子墨的手机有了一笔转账,是靖佩瑶的。
“你赢了,兄弟。”
“我就说,我们姓秦中人不会输的。”

百天快乐
希望五只鹅越来越好!冲鸭!

评论(3)
热度(14)

© 托拉斯系统 | Powered by LOFTER